死口_想要变得勤快

新坑重开新号,暑期爱修仙
凹凸安雷安/瑞金only
MHA轰出/胜出/切爆切
喜欢老夫老妻/相爱相杀/对彼此不可替代却不告诉对方/镜面反映般完全相反/幼驯染/年龄差/身高差等类似设定的二人组cp

【安雷 】命运荒论


灵魂伴侣/平行世界AU
年龄操作有、大学生安雷
是 @九条南北 太太700fo点图梗的扩写,这人叫我给她写文呢,就这样糊弄过去好了。希望能让这孩子从身高梗的打击里恢复自信
希望在漫画里没被理解的东西能从这里找到答案
乱写了些什么我也不知道
稍微添改了点细节。猴年马月或许会有安哥视角

所谓命运,不过是在被世界禁锢的囚牢中,拼死挣扎的人类留下的印记。即使在某人看来再重要的决意,对上帝来说也不过动动脚趾的程度。
反正到最后迎来的都是同样的结局,在一切化为原子重新还原自然之前的经过就显得无足轻重了,管他男人女人穷人富人,两眼一闭总归都是死人。
仿佛玩着被剧透结局的推理游戏,人生不论再经历什么都显得无趣。
作为大学生的雷狮一直保持着这种想法,得过且过地活着。
比起薛定谔半死不活的猫,他一开始就拧断了实验对象的脖子。
与他相同想法的人也不在少数,既然世界早已被数据掌控,人类还需要做什么吗。
既然数据就能决定人们吃什么用什么住什么学什么,宛如机械的人生,连相遇也变的可有可无。
雷狮想,他不过是现代高科技大都市中的一介蜉蝣,一个情绪不算太坏,品行不算太优的普通市民,人生所有的情趣都躲进了城市蓝图。没有一丁点迷信的思想,道德和箴言都简化成最简单的白话。
所以午后混在一起的哥们大谈灵魂伴侣的传说,他只当街边大妈的闲聊,左耳进右耳出。

“......所以很厉害吧!我们班有一个小子出现了啊,那个计时器。”
“肯定是在撒谎吧,一般人哪有这么早就出现倒计时的......”
“但是那个东西真的在倒计时啊!数字在不断减少,明明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会出现。”
“听说很多人因为没有注意到计时器就错过了,特别是冬季。”
“毕竟衣服穿得多,又只有一个小时的倒计时。”
“佩利一定就是那种角色,老大觉得呢?”帕洛斯玩笑着说,顺口向一旁的雷狮搭话。
“......什么?”雷狮从旷神的状态恢复过来,咬下手里最后一口面包。
“老大你刚才没在听吗,是说佩利的灵魂伴侣,一定会被错过吧,毕竟人太傻。”
“小心我把剩下的炒面糊你脸上,混蛋!绝对会比你先遇见马子的。”佩利大叫着用叉子指向帕洛斯的脸,理所当然被对方嫌弃地推开。
“灵魂伴侣......什么东西?”雷狮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表弟。
“据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灵魂伴侣,可以陪自己走过一生,看透彼此灵魂,不过每对伴侣相遇的时间不一定。”卡米尔耐心重复刚从佩利口中得到的定义,“听说,相遇前一小时手臂上会出现倒计时,但是很多人因为被衣服挡住会错过彼此。”大哥一定很快就会遇见了。卡米尔贴心补充到。
“世界上也这种无聊的东西啊。”简直像上帝的恶作剧,听上去过于不切实际。
“反正也只是传说。”
“可我真的看见有人出现过倒计时啊!荧光色的、和电子钟相同的数字凭空出现在人的手上了。”佩利急切地解释。
“是不是就像老大手上那种?”帕洛斯指着雷狮的右手问到。
“额对就是那………………等一下咦咦咦?!”
雷狮正接过卡米尔递来的点心,收手的中途被佩利抓住了手臂。
“老大你你你你手臂!!”过于戏剧性的惊讶声引来周围人的注意,雷狮转过右手臂,荧光色的数字清晰地标现在手腕下方。
“这是倒计时吗!”
“天呐又一对现充即将诞生。”
周围的人开始小声谈论,雷狮冷漠地看着原本停在60的时刻下一秒开始倒走,佩利像等待电视节目的小学生般兴奋地念叨“开始倒数了开始倒数了老大紧不紧张啊!”,被帕洛斯和卡米尔硬从雷狮身旁扯开。
“大哥,恭喜你!”卡米尔少见地微笑起来,似乎对雷狮出现倒计时一事由衷庆幸。
“对方一定是个超级大美女吧!老大放心好了。”佩利重新围到雷狮面前,“一定要介绍给我们!”
连帕洛斯也笑了,“老大你还有一小时就能遇见她了!”
“哦,是吗。”雷狮敷衍地摆摆手,毫无兴致地转身离开。
“诶,老大你去哪儿!”
“没人的地方。”
“没人的地方怎么遇得上灵魂伴侣!话说一小时内找不到没人的地方吧这城市人这么多......”
赶在话说完之前,雷狮已快步从纷闹的人群中逃开。

雷狮是不相信命运的,他至今为止的人生遇见的人不少,看得透对方灵魂的一个也没有,并坚信之后的人生也不会有。
仅凭一个不知来源的倒计时就决定后半辈子的伴侣,也太过荒谬,万一对方是同性怎么办。雷狮第无数次否定不合理的大数据。
七月的黄昏,犹如乱棍击溃天青色的苍穹,云层染上各色斑斓,唯独不见日光落在人间。
接下来该干什么,雷狮漫无目的游走在街道,总找不到清净的角落。
他试图回忆自己的过去打发时间,发现除了“平淡”,“无奇”,没有其他更适合的词可以形容那些事迹,一如每个被定义为普通人的人生。
相对而言,他从小到大做过的梦反倒比现实来的更讨人欢喜。
他曾经梦到自己是皇子,生活在辉煌的宫殿,后来又从皇宫离开当了海盗,不过航行的海域不是什么深蓝的液体,那是更无边的宇宙。他还梦到自己参加了一个比赛,强者生存弱者淘汰的残酷比赛,连竞赛者被击败回收时的表情也真实得不像话,醒来时甚至觉得身处的房间才是梦境中的一角。可惜狠掐一把脸的疼痛感告诉他,这就是现实。
他也梦到自己开过花店,做过诗人,调过酒,混过黑道,一切在数据充实的时代不再拥有的职业和角色,梦境里的他都当了。
如果梦境是留给这个世界的人类唯一自由的空间,雷狮宁可一辈子呆在那些真实的梦境中。
他想起多数梦境都能带上佩利他们,每个梦境总看得到熟悉的面孔。
他还没有想起,众多梦境中,同一张面孔曾无数次闪现在自己周围,却未在现实看见。
直到倒计时只剩几分钟,雷狮从自动售饭机买了罐饮料。
怎么遇得上看透灵魂的人。雷狮想。这种无聊的城市说到底也只能孕育出愚昧又肤浅的人,就算真有人足够注定陪伴一生,也不该在这种不温不火的时候出现在这种不知名的角落。
雷狮觉得自己正期待什么的到来,心脏跳动的频率在加快,这很不可思议,他在紧张什么?
心脏是唯一不会说谎的地方,可是雷狮从来不相信命运。
倒计时还在继续,嘀嗒嘀嗒,似进行无声的宣告。它在宣告什么?

10秒。
雷狮仰头把饮料一饮而尽。
9秒。
猫群蹲坐在小巷的垃圾堆上戒备着外来者,摩托车经街口呼啸而过。
8秒。
放学的孩童追赶着回家,夕暮的光透过云层间浇上城市表面。
7秒。
捏扁的易拉罐朝身后随意一扔,划过完美的抛物线。
6秒。
有人跑动的声音由远及近,黑猫跳下垃圾堆窜至小巷深处。
5秒。
踩上金属制品与地面摩擦过的尖锐噪音和着重物倒下的巨响从身后传来,惊飞电线杆停立的乌鸭。
4秒。
成熟的男声开始抱怨公民的素质,雷狮偏过头转向身后。
3秒。
街市喧嚣渐渐停息,孩童的欢声,母亲的轻唤,机车的笛鸣,一并消散,如同按下静音的按键,暮色随着天空平缓流动,世界变得沉寂。
2秒。
不幸摔倒的男人注意到旁人的存在慌乱地抬头。
1秒。
紫色的幽眸与碧色的眼交织了视线。
“哔——”
短促的仪器运行声划破无声的世界,雷狮瞥过手臂,倒计时停在零的位置,逐渐与肤色融为一体。
“啊”两人同时发出单一的音节,相比起来倒在地上的人更显得毫无头绪。
“刚刚什么声音?”
那人手臂上缠着绷带,原本倒计时应该出现的地方被挡住了,大概连本人都没有意识到。
有趣。雷狮翘起嘴角,身心跟着放松下来。
仿佛突然找到出生的意义,在与不知名的男人对上眼的一瞬,没来由的,内心空落的地方充实了起来。即使摆着一副懵愣的表情,雷狮知道对方也确实有同样的体验。
或许这就是被称作宿命的东西也说不定,雷狮第一次对人生有了期待。
他想起,在唯一自由的地方,他的每次旅途出现过的,无论看多少次都想一拳揍上去的那张面孔,最终清晰地叠加在眼前人的脸上。
如果在不同的人生里与同一个人相遇就是他们的宿命,雷狮想,或许这段人生也没有臆想中那么糟糕。
所谓命运,大概也就这么一回事。

评论(1)

热度(123)